只能空驶回来

2021-02-12 19:06

据了解,长春龙嘉机场非节假日,每天进出港航班约一百七八十架次。采访时,记者在机场看到,每架航班到港后平均会有四五十辆出租车在等待,而私家车的接送量约为出租车的二到三倍,如果车合理收费,相信乘出租车的乘客数量会有一定程度的提升。

该名司机说,“我从来不讲价,上车就走,也有问我多少钱的,我就说打表走呗,其实,打表走我也是赚钱的,不过确实挣不过旁人。”

与本地长春的乘客不同,初到长春的乘客则显然不了解有讲价这么一回事儿,虽然也是在调度室登记,然后大包小裹的上了出租车,而且工作人员在此之前,递交卡片时着重提醒的一个词是“投诉”二字,但旅客们并没太当回事。

工作人员会问询每一位乘客,是否打车?到哪?之后会对出租车车牌号码进行手写登记。在提示卡片上,印有“请旅客记住出租车牌号,索要机打发票,服务态度不好,不使用计价器,中途换车,索要高价,侵客旅客利益等行为,可以拨打出租车管理办公室的投诉电话”的字样。

下午2点钟左右,新文化记者在停靠点站了近半个多小时,正赶上有航班,打车的乘客还是非常多的。

在停靠站,也有很警惕的乘客,直接了当地问出租车司机,多少钱?司机回答说,“打表。”不过,据一名旅客说,表是打了,可是上了车还得讲价,不同意,那脸色就相当难看,所以投诉有啥用?票子给你了,却额外多收钱,都坐上车了,你好意思不给?

18日下午2点钟左右,新文化记者来到了龙嘉机场出租车停靠点(出站口),停靠点在机场只有这一处,一般情况下工作人员会控制出租车的停靠数量,在10辆左右,而等待进入停靠点排队的出租车约为50辆。机场出租车调度室的工作人员负责管理,乘客打车即走,无乘客时也允许停靠等客,但不允许排成长龙聚集在出站口。

在半小时的时间内,有20辆左右的出租车拉到了乘客。有一家人共打了三辆出租车,他们是从外地回到长春的旅客,共有七八名,其中有一对年轻的夫妻在将老人们安置上出租车后,妻子不断地催促旁边的丈夫,“问问,你还是问问多少钱?”显然对出租车打不打表存在疑虑。记者表明身份后,丈夫说,“哪次都是讲价啊?到市里,一般一百块吧。”

“后来我见到了他,问他怎么到市区内的,他说打车来的,花了150元。我一听心里十分不舒服,问他为什么不让司机打计价器,他说司机说‘不用打,就150块钱’,我告诉他,从机场打车到市区也就七八十元钱,出租车司机管他要高价了……”张女士说,朋友第一次来长春,这也太影响长春的城市形象了。

在机场记者随机又采访了一名司机,“每天中午,到下午两三点钟,才算是高峰期,这还得分是周几,有时等一两个小时才能拉上乘客,拉到人民广场要68元,你也不要记我车号,我实话和你说,我讲过价,但哪个又不讲价呢?”

近日,张女士的一个英国朋友坐飞机来长春办事,在龙嘉机场下的飞机。因为对长春不是很熟悉,下飞机后就直奔出租车而去。当时他要到中东大市场附近,一位出租车司机将他让上了车,没开计价器,直接要价150元,这位英国朋友根本不知道从龙嘉机场到长春市区内的距离和打车价格,没多问就同意了。

“你还是直接给120块钱吧,打计价器我去不了,要空驶回来,不赚钱啊!”这名的哥说,并马上问记者什么时候走。

在龙嘉机场停靠点,新文化记者上了一辆出租车,该车司机说,“你看看我的出租车票,我是早上四五点钟拉乘客到的机场,之后从机场送了一名客人到二道区吉林大路,回来时打表一共是55元。”同时,这名司机拿出一张“机场证”,名头是龙嘉机场出租车运营服务卡,上面有车主姓名,所属公司和车号,“有这个证才可以在机场拉客。”

而对于监管部门的说法,一些出租车司机表达了不同的看法,司机表示,出租车“议价”乱象“宜疏不宜堵”,监管部门的一些做法还有待提高,不能只注重打击,应该想出更好的管理办法才能规范机场出租车的正常营运秩序。

在出站台的楼内,一名男子电话里不断催促来接他的姐姐,之后对记者说,“我是长春人,在深圳工作,你问我为什么不打车?我只能说很贵。”

“去一趟飞机场回来,加上等红灯的时间,需要近3个小时,3个小时的时间赚20块钱,太不划算了。”李师傅说,3个小时的时间,在市区内拉活儿,好的时候能赚近百元,谁还去机场拉活啊!

在工农广场附近,新文化记者拦下一辆空驶的出租车,司机是一名体态较胖的男子,他摇开副驾驶的窗户玻璃,伸头问记者去哪儿?

对于长春龙嘉机场出租车不打计价器而议价的乱收费现象,18日,长春市地方道路运输管理局综合执法支队副支队长李道明称,近日,长春市委市政府已召开了专题会议,由政府办公厅牵头,责成执法支队开展集中摸底、整治,“我们进行了一周的打击行动,整个支队都参与了,共查获46辆乱收费的出租车,并进行了处理。”

“今天下午,我们还要到市政府去开会,会议的议题就是研究如何更好地加强和规范机场出租车的正常营运秩序,给群众打造一个优质、安全的道路运输环境。”李道明表示。

市民对此事如何看呢?“说实在的,长春机场出租车这样不打计价器而只讲价的打车收费方式,的确影响了长春的城市形象……”市民张女士说。

“我也遇到过不想打表的,那就只能给别人多少,给我多少了,有这种心态的旅客肯定是被坑过,就想一口价,不信任我们。”他表示。

18日下午1点多,新文化记者以乘客的身份,在工农广场和赛得广场附近拦出租车称去机场,没想到,拦下的30辆车,仅有两名的哥表示可以打计价器去。

“我在这里工作一年半了,也接到过类似的投诉,确实存在过要价过高的现象。”一名工作人员说,就是太贪婪了。进行登记,为的就是更好地协助有关部门管理出租车,规范出租车的行为,出了问题可以及时找到这辆出租车。

“如果你现在走,我可以直接拉你走,如果你不着急,我可以让夜班司机和你联系,然后拉你走,你看怎么样?”看来的哥不愿意错过记者这个“大活儿”。

如果乘客是从人民广场打车到龙嘉机场,打计价器的话,车费也就70元,回程的话,如果没有“机场证”,只能空驶回来,去时的高速费10元钱由乘客出,回程的高速费就自己出了。来回七八十公里,仅油钱就得40元,所以,打计价器到飞机场仅能赚20元钱。

在赛得广场附近,记者以去飞机场为名拦下了多辆出租车,多数出租车司机表示,到机场不打计价器,要价100到120元。整个过程中仅有两名出租车司机称可以打计价器。对于他们两个人可以打计价器原因,一名的哥说,“我有‘机场证’,返程可以拉人,但如果你是早上打车去机场,我就不去了,除非不打计价器,因为在那个时间,到了机场得等老久才能拉到回来的人。”

“打计价器去飞机场,真的不赚钱,能不去就不去!”的哥李师傅表示。同时,他给新文化记者算了一笔账。